腦海

腦海裡的時間
靜止在
那個晚上的8點鐘

Wed, Aug/06/2014

廣告

廢文再開

許久沒在這版面發廢文
搞到都幾乎忘了有這部落格的存在
無意識莫名其妙的點了過來

弄了一堆密碼重置再重置
總得寫些什麼
才對得起這浪費掉的半個鐘

其實
恩也沒有什麼其實
就最近又劃了個結界
把自己丟進個無限迴圈loop
多久能繞出來
不知道

馬的這心情
根本就像看著滿幕的已讀不回啊

這個結界還真純屬意外
而完全沒有預料到的是
它來的又快又猛

感覺就像是中路閒晃被人放大絕
而自己級數不夠
一點沒法含扣

又很難就此拔網線認敗中離

幾天來不斷淪在自己腦補的n套劇情裡
雜亂錯置的滿腦念想
還是理不出個頭緒

留個廢文以誌

但為君故,沉吟至今。
2014. 夏

=====我是分隔線=====

後記補完

才不到10幾個小時
急轉直下
腦補的n套劇情中了最不希望的那套

午後的西北雨來的又快又猛
也停的快

就這樣
試合終了

以上~~
2014. 夏+1

那些年…

最近讀了些Ptt的文章
有些場景浮現在我腦海

那些年…

***********

那是個沒有手機的年代
和她約好了週六中午進台北
前一晚熬夜導致沒能準時醒來
一睜開眼睛第一個念頭
糟糕
衝起身來打開窗戶望向樓下
某人坐在力行宿舍大門外的機車上

已經等了我兩個多小時…

**********

image

另一個場景

生日那天約好了過去接她來參加包場pub的慶生
在輔大外語學院外的小巴黎
等了快一個小時
某人沒有出現
放棄等候直接從新莊回中壢
整個山路機車狂飆30分鐘抵達

一進pub…大家: “她人呢?"

**********

那些年…
那些某人…

[轉貼] 一轉身就是一輩子

有些人一直沒機會見,等有機會見了,卻又猶豫了,相見不如不見。
有些事一直沒機會做,等有機會了,卻不想再做了。
有些話埋藏在心中好久,沒機會說,等有機會說的時候,卻說不出口。
有些愛一直沒機會愛,等有機會了,已經不愛了。
有些人很多機會相見的,卻總找藉口推脫,想見的時候已經沒機會了。
有些話有很多機會說的,卻想著以後再說,要說的時候,已經沒機會了。
有些事有很多機會做的,卻一天一天推遲,想做的時候卻發現沒機會了。
有些愛給了你很多機會,卻不在意沒在乎,想重視的時候已經沒機會愛了。
人生有時候,總是很諷刺…
一轉身可能就是一世。說好永遠的,不知怎麼就散了。
最後自己想來想去竟然也搞不清當初是什麼原因分開彼此的。
然後,你忽然醒悟,感情原來是這麼脆弱。
經得起風雨,卻經不起平凡;風雨同船,天晴便各自散了。
也許只是賭氣,也許只是因為小小的事。
幻想著甜蜜,或重逢時的擁抱,那個時候會是邊流淚邊捶打對方,還傻笑著。
該是多美的畫面。
沒想到的是,一別竟是一輩子。
於是,各有各的生活,各自愛著別的人。
曾經相愛,現在已互不相干。
即使在同一個小小的城市,也不曾再相逢。
某一天某一刻,走在同一條街,也看不見對方。
先是感歎,後來是無奈。
也許你很幸福,因為找到另一個適合自己的人。
也許你不幸福,因為可能你這一生就只有那個人真正用心在你身上。

宣誓入籍的小插曲

June/21/2011

今天的宣誓入籍有個插曲

整個會場大約有50個人宣誓
加上所有的親友團
約莫是100個人左右

很奇怪的在這個會場幾乎沒有東亞人
除了我之外
另外有個看起來像是中國籍的少婦
大概30來歲
穿著一身旗袍……-_-

我在排隊時就看見她了
服裝確實很顯眼
她穿著也蠻好看

進入會場後
發現她跟我是次序編號
座位剛好安排在一起…
她坐我右手邊

整個典禮是不准交談出聲的
或許是要增加它的嚴肅性吧
有些小孩吵鬧的
連同父母
還被法官趕了出去

法官說了一大串話
大概半小時多
又是英文又是法文
無外乎是從今開始要以加拿大為榮之類的
又簡述了一下有關加拿大在世界上的地位跟公民在海外所受到的禮遇

誓詞效忠女王
唱國歌
領了公民證
我覺得應該是散場了
我還趕著回去上班呢

很多人很興奮的一直拍照
不過我倒是一張都沒拍

這時法官宣布
本次共有24個國家的移民 ( 24 countries)
宣誓入籍加拿大

以下開始唱名各個國家
念到的國家就舉手致意一下
我們歡迎各個國家的人
不論你的來源
從今天起你就是Canadian

法官還特別說
如果電腦作業有疏失
沒有唱到名的國家移民
可以反應

很明顯的唱名順序是依照英文字母來排
各個國家的移民舉手時
大家就給予掌聲

果不其然
念到"China"時
我旁邊那位少婦舉了手
全場就她一個

China當然與我無關
但是我給了她掌聲
她有點驚訝的望著我
覺得我怎麼沒舉手
(剛剛依序領公民證時法官有宣布名字, 我就跟在她後面, 很明顯我的last name Wu讓他以為我是中國人)

China後
字母D, E, F…..一直下去

我心裡想
不會沒有台灣吧….!@#$%^&*

那如果真的沒有台灣
我要不要舉報"電腦作業疏失"呢….
馬的這有點天人交戰

忘記前面一個國家是S…什麼了
法官大聲的喊出了"Taiwan"
我高高的舉起手
大家跟著鼓掌

我聽見右耳邊傳來一聲…..

“切….."


沒錯
就是這位旗袍少婦的"讚嘆"

接下來
法官要我們全部起立
跟前後左右的人恭喜大家成為Canadian

我跟前面的鬼婆握了手
跟左邊的東歐男生擁抱了一下
“Welcome to be Canadian"

我轉到右邊去
那位旗袍少婦也轉過來面對我
我們伸出了手

不知道我當時在想些什麼
嘴裡爆出兩個漢字…"你好"

她突然不知道如何反應
楞了一下
也回了一句"你好"
握了握手
彼此坐下

故事結束…
只是一個小插曲…
anyway, 我們都是加拿大籍了已經

讀這篇文章的人
以為會有什麼爆點嗎…

oh….no….sorry
這裡不是PTT
沒有爆點沒得問掛

就只是很無聊的一個插曲罷了